2004年9月17~19日,宇航工程系八〇级四个班的同学在母校聚会。我们又来到了久违的母校,拜望了多年不见的师长,长期以来埋藏在心底的企盼实现了,同窗好友们又见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尽管都已过了不惑之年,尽管有的已是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,尽管有的已是某一领域的技术权威,尽管有的已是腰缠万贯的大款,一旦又回到了当年的那个班集体,仿佛都变成了20几岁的青年,有哭有笑,有打有闹,所有人之间只有一种关系——同学。我们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,却忍不住鼻子一酸,热泪盈眶。此情此景,往事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  24年前,我们怀着对未来的憧憬,带着家长和老师的殷切期望,作为时代的佼佼者,只身来到西工大。我们中很多人是第一次出那么远的门,一切都是新鲜的,睁大两只眼睛看着将要生活学习四年的教学区、林荫道和宿舍楼,顿时心潮澎湃。面对社会各界对大学生的尊重和羡慕,我们有一种无比优越的感觉。我们中有很多人是经过艰苦生活磨练的人,是大浪淘沙后的精英,对知识的渴求促使我们奋发学习,回首四年面壁,我们是时代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   想当初,浅薄的社会阅历、不成熟的人生观和躁动的青春也曾使我们彷徨。我们曾经为指导员把我们从梦中叫醒而嘟嘟囔囔,因为青春期的青年瞌睡多;我们曾想方设法对付老师的点名,因为老师比我们更有经验;我们曾经为全校停电而暗自高兴,因为我们可以平等地休息;我们也曾乱拿别人的碗筷,因为我们的碗筷被别人拿走;我们也曾用几本书霸占一排座位,因为我们坚信老实人会吃亏;我们常常在熄灯后对某女同学评头论足,因为没有胆量当面表达;我们也曾经对勇尝禁果的恋人投去异样的目光,因为我们相信葡萄是酸的;我们也曾表达过对偏爱漂亮女生的食堂师傅的不满;我们也曾嘲笑那些不管多长队都愿意排的同学,只要打饭的是哪位漂亮的小姐;我们也曾对室友的臭鞋臭袜表示不满,对邻床的呼噜表示过抗议,可是无奈,青山依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然而,14舍、东平、西平、东楼、西楼、图书馆、阶梯教室、八系食堂、体育馆、边家村留下了我们无数的足迹。一群不幸经历了动乱年代,却又有幸进入高等学府的人,在那里如饥似渴的汲取知识的营养;难忘宿舍、食堂、教学区三角形,这个不知被我们的脚步画了多少遍的三角形啊,它的每一边、每一角都记录着莘莘学子单调而又充实的生活;难忘图书馆的花园和假山,我们在那里迎着东方的晨曦把枯燥的英语单词变成美妙的音符。

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令我们回味悠长。每个周末的免费露天电影让我们觉得社会主义是多么的优越,与大自然如此的接近是现代人体会不了的。李德伦的讲座把我们带到了交响乐的殿堂,各种形式的讲座报告会开启了我们思想智慧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毕业分配后,同学们洒泪而别,奔赴祖国的四面八方了,有的同学从毕业至今再也没见过面。

亲爱的同学,你还好吗?二十年等一回,太久、太久。你看,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学友,喜悦之情难于言表。一幅幅成功者的乐观,令我们无限欣慰和骄傲。二十年世事沧桑,改革开放,我等成绩彰彰。我们中领导者政绩霍霍,治学者造诣卓著,为航天事业奋斗者已是声震同行的专家,下海者更是时代的弄潮儿。不管你多么伟大,老师面前你不能夸,同学面前啥就是啥。我们正处在事业上的黄金年龄,奋斗二十年终于结出丰硕成果,抓住机遇,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我们为你的成功喝彩!

       现如今,岁月的无情在你我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我等身体逐渐发达,家庭事业承上启下,肩上担子更加重大,丢掉幻想回归现实方为最佳。爱国、爱家、爱娃更要爱娃他妈(爸)。看到你我的儿女,就像回到了二十四年前的你我,生龙活虎,对未来充满希望,难道这不又是一个轮回。

     “再过二十年,我们来相会,荡起小船儿,暖风轻轻吹……”,激情催人奋进的一曲把我们带到了令人心驰神往的八十年代,也给我们带来二十年后的遐想。但是二十年太久,应当十年一大聚,五年一小聚,路过同学家门一定回家看看。同学之间的真挚友谊应当告诉我们的儿女,让这种友谊能够影响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同学之间的友情深似海,我们高兴地看到同学之间互相伸出友爱之手,尽自己所能,为学友创造机会,这种友情是何等纯洁和珍贵。欢聚时刻让我们永远铭记!

青春如梭,

二十载海角天涯,

时值不惑,

事业蒸腾,

回首秦川,

再聚工大,

追回梦里春华,

共诉同窗情谊,

同勉于心,

品味人生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04年9月于西安,半坡湖度假村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